•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朴素文字里面的纯和真

——读《缘缘堂随笔》

时间:2018/6/6 15:12:51|本文来源:临翔区委宣传部 |作者:丁世君|点击数:

 初识丰子恺,是看到他为女儿阿宝创作的一幅漫画《阿宝两只脚,凳子四只脚》,画中一个赤着脚的小女孩正专心致志地给一个四只脚的圆凳穿鞋子。这幅漫画真的反映了孩子的单纯和童趣,而这种简单的快乐是成年人没有的。从他的漫画开始,我开始关注他的文字,我没有失望,他的文字和漫画一样,寥寥几笔,简单朴素,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他的散文集《缘缘堂随笔》,就是一本我喜欢的书。

 这本书里,《怀李叔同先生》是非常饱含感情的一篇文章,因为可以读到真实细致的李叔同,而也因为这篇文章,让我感动于丰子恺和李叔同之间浓厚的师生情谊。“温而厉”,这是对李叔同先生为人师者最好的评价。对待学生的错误,他在指出时候,都是“用轻而严肃的声音和气地说”,而这样的态度,学生反而比对其他教师更敬仰,甚至超过了“英、国、算”三科的教师,而他的“认真”精神,贯穿了他的一生。

 身处富裕之家,“才子”之名沪上广传,他就衣饰讲究,做一个彻底的翩翩公子;日本留学,全面进攻西洋艺术,他细心装扮出演话剧,真的做到学一样,像一样,彻底地做一个留学生;回国任教,身为南京和杭州两个学校的教师,他成为依然讲究仪表,换上了朴素整洁的布衣布鞋的李先生;开始学道,他居然就断食十七日;学佛他就辞职出家为僧,严守戒律。

 尤其一个细节,每次李叔同先生坐藤椅,都要“轻轻摇动,然后慢慢坐下去”,而他每次都这样做,理由是担心椅子的两根藤之间也许有小虫伏着,突然坐下去,会把虫子压死,所以要先摇动一下,然后慢慢地坐下去,好让它们走避。

 在别人看了也许会笑出来的一个小举动,却是李叔同先生慈悲在怀而又极度认真的表现。而直到弘一法师圆寂,他的遗训“认真”二字,却永远铭刻在他的学生心头。

 记述恩师李叔同,丰子恺先生用细致的文字画了一个血肉丰满的弘一法师,让我们看到他历经人生多变而不改“认真”初衷,让我们感动也感慨,而写孩子,丰子恺的文字又不同。

 读他记录孩子那些文字,我有一种感觉,觉得他是蹲下身子,真正用孩子的视角看世界、想事情。

 在《华瞻的日记》中,父亲理发,在瞻瞻的眼里却是“一个穿黑长衫的麻脸的陌生人,拿一把闪亮的小道,竟在爸爸后头颈里用劲地割。”父亲被“割”被“打”,在瞻瞻的眼中,父亲正在经历一件可怕的事情,而母亲和娘姨居然都不担心,“任我一个人恐怖又疑惑”。

 在《从孩子得到的启示》中,当他问孩子最喜欢甚么事,孩子居然说是逃难。沪上战事发生,妇孺老幼乘车辗转奔逃,紧张惶恐。在孩子眼中,这不过是一次很难得的举家乘车出游,途中的栏杆、小桥、帆船、轮船更是成为他们最难忘的欢乐的印象。从这段故事中,作者领悟,“他能撤去世间事物的因果关系的,看见事物的本身的真相”。

 我想,正是因为作者能够让低下身子,把自己放在和孩子的平等的地位上,才能观照到孩子简单的内心,而从孩子的简单里面,看到成人的复杂和艰难。而真是这样的感受,让他希望能从那些虚伪和掩饰的层层包裹下,找到纯真如孩童般的初心。

 丰子恺先生存身五年的缘缘堂,保存了他的众多情感。在这本书中,《告缘缘堂在天之灵》和《辞缘缘堂》两篇文章,融入了他对这所住宅的深深情感。在他看来,“缘缘堂”已经不是一座简单的住宅,而是有灵性的物件。缘缘堂毁于战火,他把这所住宅的建造过程、四季的风景记录下来,把在其中的悠闲生活记录下来,还详细地记录了和缘缘堂的最后一别。

 作者和他的家人所喜欢的,不过是缘缘堂前站岗的重瓣桃花,是堂前呢喃的燕子,是秋天的芭蕉和果实累累的葡萄,是冬天坐在太阳旁边吃冬舂米饭,这些简单平淡的幸福,就犹如移栽后根须牢固的兰花,“一时很不容易掘起”,深深留在作者和家人的心中。

 缘缘堂不仅仅是他全家的容身之所,是留住了他一家美好生活回忆的住宅,更重要的是,缘缘堂已经成为他在故乡的“根”的的象征。在家乡富有诗情画意而得天独厚的环境中,他才愿意把根深深地扎下去,因为只有在亲人的身旁,他才能汲取到最丰富的创作灵感和创作动力。

 心爱的住宅被毁,在不堪回首的时候,作者更感慨家国被暴敌侵略,而发出了“我们为欲歼灭暴敌,以维护世界人类的和平幸福,我们不惜焦土”的决心。正是因为对缘缘堂深深的爱恋,才会一再地在文字里面,深情地辞别缘缘堂,再三告慰缘缘堂的在天之灵。而这种对缘缘堂的深爱,对自己故乡的深情,才有了作者对家国遭受暴敌侵略的愤怒和仇恨。

 这本书,都没有用很华丽的辞藻来记录和讲述,而是在朴素的文字里面,讲述一些故事,分享自己在人生不同场景里面的感悟。

《生机》一文,写一株水仙花在先后遭受“旱灾”“水灾”和“冻灾”后,依然盛开。作者由此悟出“人间的事,只要生机不灭,即使重遭天灾人祸,暂被阻抑,终有抬头的日子。个人的事如此,家庭的事如此,国家、民族的事也如此。”

《扬州梦》一文,写作者因姜白石的《扬州慢》一词而突然兴起,立刻起身前往扬州,寻找大名鼎鼎的“二十四桥”,不料却没有看到想象中“波心荡冷月无声”的美景,然而,作者却看到了桥边熙攘往来和怡然共乐的人民,感受到了另一份的美好。一篇篇并不冗长的文章,都是很朴素的文字,但是在每一件小事和每一个微小物件后面,都是作者用心的思考,是作者浓厚的感情,是作者一颗愿意袒露出来的真心。

 阅读,有时候就是让心灵休息和净化的一种最好方式。在经过生活的一些疲累之后,在不得不给自己带上厚厚的面具,成为麻木的成年人后,读这样朴素而真诚的文字,真的不累,而又能细品。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