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鸡枞陀螺

时间:2020/10/26 14:45:36| |作者:杨兆和|点击数:

 鸡枞陀螺是双江自治县东等村佤族特有的民间手工艺品,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项目。应省编《民族民间手工艺品集成》书稿编者协助拍摄该照片的托咐,在深秋的一个日子,我们欣然前往东等见识鸡枞陀螺。

 这日,清晨突然下起了雨,透着几丝秋风,浸人的凉意不免对行程产生几分犹豫。又想已约好对方,佤族真诚淳朴的性格最不喜欢临时改变主意的人。于是冒雨而行。

 深秋的雨来去都匆匆,车到半途,雨消云散。瞬间艳阳高照,天空碧蓝。压在心头的几分担心也随之散去,满心想着快到中等,恨不得马上见到鸡枞陀螺。

 中等村位于双江坝尾西边的山坡上。车子到时,县有关部门同志已在路旁等候。他带我们到了鸡枞陀螺传承人沙绍祥家。与我想象中佤族粗壮强悍的形象相反,沙绍祥廋廋小小的个子,五十多岁年纪。见面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那双眼睛,与人说话两个又黑又大的眸子转个不停,透着一副机灵样。

 听到我们专程远道来见识鸡枞陀螺,他的脸笑成一朵花,高兴中透着几分得意。连声说:欢迎!欢迎!热情好客的佤族人要求先吃饭后再看表演。

 借做饭的间隙,我独自围着房屋转了一圈,久在喧嚣城市的烦闷豁然爽朗,心中十分感叹这迷人的居所。位于寨外,单家独居。新建的房屋浅灰色瓷砖贴墙,青蓝色的瓦屋面;牛头式的装饰顶中间,绘着三个旋转的鸡枞陀螺,凸显出村寨的特色;两层楼房,楼上楼下六个房间外加厨房。漂亮、宽敞、干净。一看就知道这是政府在新农村建设中统一设计,补助资金建设的。

 房后是一座山梁,密布树林,郁郁葱葱。清幽的山泉从山梁流下,一根竹笛粗的管子接了一股进家作为饮用水,大部泉水沿着山箐欢歌着流向勐勐河融入澜沧江而去。房屋四周种满芒果树,已过挂果季节,看不到金黄色的果子,只剩满树的绿叶散发着青涩的味道。青山、绿树、清泉,清幽怡人,十分适宜修身养性。

 我心里不由想,若世上真有神仙,这个环境一定会修出一个神仙来。马上自己又为会有这种荒诞的想法而感到可笑。不是吗?在伟大的党领导进行的脱贫攻坚战中,像老沙家这样居住生活条件得到改善的人家不知有多少呢。

 好客的老沙专为我们做了有特色的牛肉烂饭,大家边吃边聊。他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和鸡枞陀螺。他当过政府的通信员,做过工人,又回家务农。经事多,见识广,寨子里有事人们都爱找他讨主意。

 他说以前不管咋苦累,都只为吃穿而奔波。那段时间也不准玩鸡枞陀螺,根本想不到现在会受到政府的保护,而且政府还出钱让自己带着它到处去表演。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咯噔:是啊,小小的鸡枞陀螺竟折射了我们党带领人民对社会主义道路不断探索不断前进的曲折历程。爱显示聪明的老沙讲述了表演中发生的两个小插曲:在内蒙和昆明表演时,有人和他打赌,不相信杆长头尖的鸡枞陀螺,在地毯上和手上还能转,老沙当场表演都赢了。

 他得意的告诉我们,地毯厚软用平脚的陀螺,手板窄用尖脚的陀螺,他们晓不得。讲述时满脸笑容,高兴的像个孩子。

 老沙拿了一个鸡枞陀螺让我们观赏。整个陀螺形状很美,像一朵刚出土的鸡枞,叶面尚未展开,感觉花骨朵似的顶端好像还沾着泥土,鲜嫩极了。用尺一量,全长18厘米,其中杆长12厘米,花骨朵头长6厘米。

 打陀螺本是许多民族中传统的一项娱乐活动,陀螺的式样多为平头或圆头两种。鸡枞是一种似伞之状,味极鲜美而又稀少的野生菌,被誉为菌中珍品。依照鸡枞形状制成手工艺品的陀螺确实稀罕。说到其进入佤族生活的时间,老沙说他家在他爷爷的爷爷时就玩耍鸡枞陀螺了。

 后在寨子广场的墙壁上看到介绍,起源于魏晋时期,至今已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据史书载魏晋时佤族、布朗族、德昂族还同属百濮族群,如今鸡枞陀螺的活动不仅在布朗、德昂两个民族中没有,甚至在除中等村之外的佤族中也不听有这项活动。由此可见其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珍贵和独特的价值。

 热情的老沙专为我们表演了鸡枞陀螺。他约来一男一女两个培养的传承人,在房前开阔的场子上展开精彩的表演。她们用榔皮制成的绳绕紧陀螺头,手放到腰间位置,向右用力一拉榔皮绳,陀螺即落地旋转起来,这叫平转;然后,又把陀螺放到身后来拉转,这叫反转。时而向前,时而向后;时而一人转,时而三人同转。那陀螺像一朵朵小骨朵鸡枞在地上欢快的转圈跳舞,极像小精灵,煞是好看。

 难度最大的是抛转,把绕紧绳索的陀螺用力抛向空中,绳索随之展开,陀螺横着跃向空中,一定高度后变直立坠地而旋转;还有一种是抛出后很快把绳结成套,用套套住急速坠落的陀螺。难度极大,非娴熟的技巧不可。

 表演时套接只有老沙做到,足见其传承人的名声确实不虚。富有娱乐趣味而具有技巧难度的表演,使人神情专注而不顾其他。

 直到日偏西时,猛然醒悟拍照的正事尚未干。虽意犹未尽,急忙结束表演。抓紧时间认真细致的对鸡枞陀螺进行了拍照。把这充满佤族人民聪明智慧的手工艺品存入胶片,存入心中。

 返程离别时,老沙热情的与我们一一握手,说完邀请我们再来的话语后,略带羞涩的说:“现在不愁吃不愁穿了,就是想把鸡枞陀螺的名声传得更广远些。”我不由得从心底里喜欢起这位有想法而毫不遮掩的佤族汉子来。

 更激荡内心的是这样一个生活在农村属较少民族的佤族人,追求的已不在是吃饱穿暖住好的物质所需,而是思文思乐这些精神层面的充实。这说明了一个真理,伟大的祖国越富强,她的儿女的向往就越美好。

 车子行驶在阳光照耀的大路上。大家心情愉快,议论着不虚此行,见识了确实值得一见的鸡枞陀螺,而我心里更高兴的是还见到了另一个珍贵的鸡枞陀螺——不用说大家也知道这就是老沙,一个奔跑在逐梦路上的佤族汉子。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