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母亲的那道山梁

时间:2018/4/12 9:53:20|本文来源:双江自治县交通运输局 |作者:李廷珍|点击数:

 我的母亲,是平凡的。属于她的那道山梁,也是普通至极的。

 春天,她的手穿梭在茶树上,没空为自己采摘一朵漂亮的野花;秋天,她踏着最后一缕阳光回家,来不及享受丰收的喜悦。母亲不识字。母亲心像一颗珍珠,纯净无暇。

 母亲生育了四个儿女。她知道诞生的痛苦,她给儿女成长的乳汁,让自己变成一棵干枯的树。

 儿女像飞鸟一样飞出大山,她在故乡变成一道守望的山梁。

 送我离家的那一天,她对我说:“走太远了,回来只能看见妈妈变成的一杯黄土。”我悄悄抹去眼泪:“妈妈,您别说了。”

 母亲用爱的暖流在女儿心里留下一片海。

 我的身后,是她的故乡;身前,是到远方的路……

 曾经以为,未来的路她都会陪我一起走过!

 我总记得,故乡的春天很温暖;我总记得,那道山梁上飘着茶叶淡淡的清香。

 我总想着,母亲会在那道山梁上盼望着在外的儿女从山外归来,故乡的春风拂起母亲的白发,飘在那道山梁上,一直会到永远。

 然而,母亲在2004年春天快要结束的时候突然走了。

 母亲,那满是怜爱的眼睛哪去了?那灿若春花的笑容哪去了?那挥一挥手就有一片流向我们心里的暖流哪去了?

 母亲,那宽厚的、无边的、细致的感情不是会一直温暖着我们的吗?为什么要将它凄凉地、寂寞地留在那道山梁上?

 冷冷的月从山梁的那边升起,是那么地悲凉和凄惶。对面村子里如亡魂的灯光都一盏接一盏地灭了。我们兄妹凄凄地相依守护着母亲的亡灵,悲伤的泪如注般侵冷了春末的夜。如豆的烛光摇摇晃晃地诉说着夜的哀思。

 夜,深了。善良憨厚的乡亲都放下手中的活计赶来抚慰母亲的亡魂……

 含泪向我真挚善良的乡亲道一声珍重。

 含泪向人们这种美好的感情道一声珍重。

 春末如泣如诉的风在母亲灵前流淌。

 许多年过去了。总也忘不了母亲因劳累而变成弓一样的身躯;总也忘不了母亲那常被汗水湿透的蓝布衫;总也忘不了昏昏的月光下,母亲背着背篓,扛着锄头从山梁上归来的身影……

 忘不了。忘不了。

 这世间,还有什么样的爱能像母亲的爱更至善更无私更永恒呢?

 冰冷的黄土覆盖了母亲的笑靥。从此,母亲就去了另一个世界,寂寞地孤立在那道她操劳一生的山梁上。

 母亲活着的时候,无论流浪多久,漂泊到何方,但归乡依偎在母亲身旁总还可以做儿女。以后呢?在来去匆匆的光阴中,那种苦与累该与何人说?

 我要到何方去寻觅母亲膝下的那份爱?谁能再给我这疲惫的心以无边的抚慰?

 母亲!母亲的山梁!

 每次离乡回眸再望母亲孤立的那道山梁。总有悲恸的思念如一缕缕淡淡的云,在那道山梁上悠悠地飘呀飘……

 凉凉的夜风低诉着,成串的清泪滴落着,滴得山顶的月光都碎了,凄凉如水,含泪望母亲的山梁,山顶的月光都碎了……

 回眸再望飘着我的哀思的山梁,一遍又一遍地问我自己,为什么失去了才感到真实的存在?为什么失去了才会追悔莫及?为什么失去了才知道应该珍视?人生心灵的慰籍究竟还应该有什么?

 回眸再望母亲的山梁,我低头沉思:在我还能珍惜的岁月里,我一定要加倍珍视人间的一切美好,珍视友谊、珍视感情、珍视尊重,我一定以感恩的心用涌泉的情回报滴水之恩,用宽容的心善待每一位走进和即将走进我生命中的亲人和朋友。

 含泪遥望母亲的那道山梁。

 山顶的月光碎了,凄凉如水。

 挥一挥手吧,母亲!在孤立的那道山梁上挥一挥手……

 让我脆弱的女儿心别再欠下人世间什么?让我在今后的岁月里,心里总能泛起涟漪。温暖着,感动着,并如此生活。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