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夏日里,我被藤条缠绕

时间:2020/6/12 14:41:38|本文来源:市文化旅游局 |作者:陈开心|点击数:

 炎炎夏日,我时常被藤条缠绕,有形的缠绕我身,无形的缠绕我心。一觉醒来,我却泡在藤条茶汤里,一半是南勐河的水,一半是坝糯藤条型的茶。此话并非梦魇,只因为我就置身在藤条茶圣地——双江勐库名叫坝糯的夏姓人家。

 一条名叫南勐的河活生生地将一座山劈成东西两半。站在河西的山顶,可以看到河东的坝歪、糯五、梁子、忙蚌、坝糯、忙那、帮读、那焦、那赛、亥公、城子、小村、正气堂和东来等寨子。

 立于河东山腰,便可见河西的南迫、冰岛、地界、坝卡、董过、大雪山、大户赛、三家村、豆腐寨、小户赛、公弄、邦骂、丙山、邦改、忙波和护东等村落。东村西寨隔河相望,晨起同听鸟鸣,傍晚互见炊烟。白天同浴阳关,晚上共享明月。

 南勐河水滋润河东也营养河西。河东与河西地域同属勐库茶区。土壤虽然大同小异,但海拔、光照、雨量和空气湿度却各不相同,西半山的茶叶以冰岛冠绝天下,东半山的茶叶则以坝糯的藤条举世闻名。

 因为与坝糯的夏姓人家沾亲,所以每每夏家有事必然亲临。故而,坝糯的美食常吃,坝糯的好茶常喝,坝糯的美景常看。严格地讲,坝糯不大,全村国土面积7.23平方公里,辖9个村民小组。不到300农户,1200多人口。

 辖区内的茶叶初制所却不少,起码也有百十家。什么勐库茶匠君古树茶厂,坝糯隔界山藤条古树茶所,唐永涛古树基地,广东云浮市棋云茶叶贸易有限公司生产基地等等,本地的外地的都有。

 夏家的初制所名叫坝糯隔界山藤条古树茶所,规模不大,属于自家茶叶自家采摘制作的那种类型。春茶开采的时候,如果茶叶销路通畅,茶叶价格不菲,就对外收购些许鲜叶加工,如果茶叶市场不够景气,也就不再扩大初制规模,制完自家的春茶,再采采自家的夏茶和秋茶。

 一般情况下冬茶是不摘也不制的,因为茶树跟人一样需要休息,需要营养补给,只有冬季足够的休眠,来年春茶才会发得旺盛、水灵!即便这样,近十年来,坝糯隔界山藤条古树茶所平均每年的收入也在40万元左右。因为无论市场上的茶叶价格如何波动,坝糯藤条茶的价格始终变化不大。

 坝糯是名副其实“藤条茶之乡”。如今保存最完整的藤条茶古茶园在坝糯。树龄最大、最古老的藤条茶树也在坝糯。一颗藤条茶树上有几十根甚至上百根藤,最长的藤长达10米左右。真可谓藤缠树,树缠藤,藤树相缠自成景观。

 茶界对茶树的量词是棵,而在坝糯,当地茶农不说一棵茶树,而叫一蓬茶树。远远望去,一蓬蓬茶树如同天然藤网,令人惊叹!虽然,藤条茶在双江勐库并不鲜见,但就藤条茶的规模和名气而言,坝糯的藤条茶绝对无与伦比!

 先前的我一直以为茶树就是灌木或者乔木,按叶片大小分为大叶种茶和小叶种茶。进入坝糯之后才算是真正见识了还有一种叫做藤条的茶。

 我跟很多人一样不明就里,藤条茶是怎样形成的?是天生就有那么一个属种,还是现代科技研发出来的新品?其实都不是!

 藤条茶是南勐河东特殊的地理环境和勤劳智慧的茶农造就的。特殊的土壤,特殊的海拔,特殊的空气湿度和特殊的光照使得茶树枝条极具柔性。

 勤劳智慧的茶农为了不让茶树长得太高,于是发明了一种叫做“留采”的采摘方法,让茶树只伸旁支不望天。年深月久,这些不敢望天的旁支就成藤成条,最终成为闻名遐迩的藤条茶!

 如今,勤劳智慧的茶农已经形成了一套藤条茶的培育方式:每年春茶采摘期间,一根枝条上如果有四个芽头,采摘时只采其中三芽,留下最壮最肥的一芽作为新的藤条培育对象进行培育,这就是传统的藤条茶培育方式。

 夏姓亲戚跟我说,初始,当地茶农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方便采摘。因为茶树长得太高,采茶时就需要爬树。旧时的寨子,曾有女孩因为爬树采茶从树上掉下来砸伤致残。后来太高的茶树就采用搭架子的方式来采,但还是有采茶人从架子上摔下来。于是人们想出了“留采”这种方法。

 因为“留采”只让枝条伸展,不让茶树长高,采茶时,只要将柔软的枝条往下一拉,肥硕的茶芽就可以轻松的落入茶篓。

 自从“留采”这种方法广泛推广后,茶农们发现从藤条上长出的茶芽要比一般的茶枝上长出来的茶芽更加纤长肥壮,杀青揉捻后形成的茶条更加美观大方。就这样,茶农们一代传一代,代代相传。年深月久并形成了茶界颇负盛名的藤条茶区。

 到了坝糯,自然是要带着一颗虔诚之心去拜谒传说中已有600多岁的藤条茶王的。我们去的时候,藤条茶王已被栅栏围了起来,它树干粗大,分支较多,枝条茂密而欣长,在众多古茶树的簇拥下,显得王者风范十足。

 我打听了一下,藤条茶王春茶产量及价格,负责管理藤条茶王的唐先生告诉我,每年春茶能采鲜叶二三十市斤,每市斤的价格也就在1200元左右。照这样计算,拥有藤条茶王管理权的人家一年从藤条茶王身上也就收入5万元左右。在我看来,这样的价格不足以彰显藤条茶王的价值和地位,因为茶王只有一蓬,再翻两倍三倍还是应该有人接受的。

 不过,对于藤条茶王,另有一说。当地上了年纪的资深茶农说,论树干之粗,茶树之高,立它为王,大家心悦诚服。若要论树龄之高,藤条之长,恐怕另有尊长。因为“留采”的培育方式已经沿袭几百年,很多茶树只长旁支不长高,而长高长粗的恰恰是不按“留采”方式培育的部分茶树。

 就目前而言,很难界定某蓬茶树的树龄,但茶树的藤条之长是完全可以丈量的。在坝糯,茶树藤条长达10米左右的完全可以找到。

 大家都说藤条茶好,藤条茶有特点,我看也是。站在茶园之外,看数百年的的一蓬蓬藤条茶按照茶农的特定方式排列,其形态之美令人称奇。微风吹来,那些藤条轻轻摆动,像少女扭动芊芊细腰,又像少妇散开秀发,婆婆娑娑,十分迷人。

 走进茶园,只见形态奇异的茶树上,叶片很少,主干和岔枝裸露可见,岔枝上长着几十根上百根又细又软又长的藤条。摸摸枝形如辫的藤条,细细的,柔柔的,其韵如柳。在蓝天白云之下,在轻纱薄雾之中,仿佛立于身边的不是大自然中的一种植物,而是风情万种的美少女或是风姿绰约的艳少妇。树生藤,藤绕树,仿佛正在进行的是一场如火如荼的百年爱恋。

 由于藤条茶的亩产量不到其它茶亩产量的二分之一,因此,在当今茶市上能够看到的藤条茶品牌和数量都不多。见得多一点的是“坝糯”“坝糯藤条”“坝糯藤韵”“藤条古树”“古树藤条”“坝糯古树”以及“南茗佳人”这几个品牌。

 我爱茶、爱喝茶、爱喝绿茶,尤其爱喝坝糯的藤条茶。因为我有条件蹭着喝、赖着喝,年年喝,月月喝,天天喝,喝完春茶喝夏茶,喝完夏茶喝谷花茶,哪怕喝的是边角残料老黄飞,喝的也是坝糯藤条茶!

 我喜欢坝糯藤条茶的阳刚苍劲之气,喜欢它丰富饱满,甘甜质厚的口感,喜欢它花香馥郁,果香清润的韵味,更喜欢它温润、柔雅、细腻、回甘生津的清心绵长。

 有朋友问我,如何辨别藤条茶,我说不准,也说不好。我只是觉得坝糯的藤条茶其形状是比较独特的。新鲜时,芽头滚圆肥壮,绒毛浅绿密厚。晒干后,芽头白亮,略呈金黄。做出的饼茶条索清晰,饼面芽绒光滑放光,无论视觉或者手感,都让人爱不释手。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