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热闹的冰岛,淡淡的乡愁

时间:2019/10/23 15:49:49|本文来源:临翔区华旭小区6区6幢2单元401号 |作者:左曼祎|点击数:

 三月,春茶季才刚刚开始,我们从南美出发,一路前行去冰岛。

 雨季还没有到来,道路并不泥泞,到达冰岛老寨,还是要走过一些弯弯绕绕的路。冰岛老寨前有宽阔的停车场,不少车辆已经来到这里。冰岛已经不只是茶山,还成为类似旅游景点一般的存在。

 路过一户人家门前,主人比较大方,招呼我们进来喝茶。坐在茶桌旁的还有几位外地客人,听口音像北方人。冰岛茶一如既往香甜,但价格不菲。

 走上主人家摊晾茶叶的露台,有一位从昆明来的男客人,拿了一袋,数出一叠钞票,与男主人边开玩笑边说,或者这些钱我就给你儿子不给你?边递给男主人。男主人露出满意的笑容。这些茶客之所以开很久的车,翻山越岭来到冰岛并且花费数千元,只为买一袋老寨的茶,在于对冰岛老寨这个地标的执着。

 早期山头只是为了能更好地区分各个地区、山头茶的不同品质特征和气息口感,现在山头概念则更多地被赋予了商业价值。其实在整个普洱茶发展的过程中,山头概念都存在,只是在不同阶段承担着不同的职能不尽相同,喝一杯茶可以使一个人卷入到全球一系列复杂的社会与经济关系中。

 

 由于茶种植的普及,茶也开始变得“品牌化”了,喝什么样的茶叶变成了消费者对生活方式的选择;喝茶的行为隐含了某种社会和经济发展史,那句“红酒论庄园,普洱讲山头”就是最好的注解。

 从男主人家出来,我们开始行走茶园。伴随着冰岛知名度的提高,这几年,有很多茶商和游客都会来到冰岛。老寨也沿山坡修葺了整齐的石阶,路很好走,并不吃力,却没有了攀爬茶山的原生态体验。

 很多年前,冰岛还不出名的时候,应该不是这样的吧?我猜想,很多年前,这里进茶园的路都是松软的泥土,在山巅之上、云雾之中,一棵棵茶树浓浓烈烈地盛放。

 路边,摊晾茶叶的露台与蕉叶掩映,显示出某种地域风味。我和朋友开始寻找传说中的冰岛“美男子”,路边有几棵大茶树,树干上拴有红丝带,每棵都很像冰岛“美男子”,几个游人在大茶树前合影,就像旅游打卡一样。

 我们猜想那棵树会不会是冰岛“美男子”,再或者冰岛“美男子”也是被消费文化塑造的结果,尽管冰岛依然以村庄的形式存在于勐库的群山之中,但伴随着城市化与现代化以及消费文化的兴起,村庄昔日那种“鸡犬之声相闻”的感觉是否已经变了模样?

 除了我们行走的冰岛老寨,冰岛还包括地界、南迫、糯伍、坝歪四个自然村。除了老寨的冰糖香,各个自然村都有各自的风味:地界的山野霸气、南迫的绵甜悠长、糯伍的汤甜水滑、坝歪的柔美绵长。

 这五个自然村被称为冰岛茶区,所产的茶统称为冰岛茶。老寨又被很多茶友称为冰岛正山、冰岛核心区。很多人有时候执着于“老寨”或是“冰岛” 的名称,冰岛茶区各有特点的风味和各自的区位却被忽略。

 老寨除汉族外,有拉祜族、傣族、布朗族、彝族四个少数民族。我们的视角是不是可以向这些方向转变:这些民族什么时候开始种茶,他们对茶的理解,他们和茶有着怎样的故事?我们在追求山头、追求口感时,是不是也可以看一看茶树与人的关系?最早是一群怎样的人来到冰岛,为后世子孙留下了这些财富。当时,万物的耕种遵循的是自然农法,一切顺其自然,创造生气勃勃的自然景象,自然和村庄有着本来的面目。

 山头概念本身没有错,按照片区分,一方面是便于管理和区分,另一方面有利于消费者对于各个片区的认识和了解。过分夸大山头概念,并以此来定价、评判产品品质就显得有些不客观了。

 从产业发展角度而言,茶行业的最大竞争,由资源与资本竞争,进入了人才与组织实施及制度文化竞争时期,简言之,由资源时代进入了人才时代与知识时代。茶品牌的塑造,在消费转型升级的时代,已经不仅仅停留在单纯做山头概念。

 茶最终是用来喝的,适口为珍,喝茶感受到的山川气息、草木的气息、人文的气息,通过那轻轻的刺激体会淡淡的乡愁,这也许才是一杯茶的价值所在。

 茶山下有一座水库,叫冰岛湖,也叫南等水库。堤坝上写有“相约冰岛、绿色之恋”八个大字,有种浪漫色彩。岸边有一块石头,写有“冰岛湖”。

 冰岛湖像一片碧绿的翡翠,镶嵌在那里,有种“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感觉。在湖边修建了玻璃栈道供游人观赏,不少游客来到冰岛也必看冰岛湖。凭栏远眺,四顾山光接水光,清风徐来,水波不兴,让人心旷神怡。若干年前,这里却有着“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景象。

 美国城市学者路易斯·芒福德曾说过:“在今日,一切有价值的思想都应当是生态的。”在打造冰岛茶区和冰岛湖的旅游时,如果能更多融入生态的思想和感情,冰岛会更有生命力。

 记得有这么一句话:“乡愁是什么?是隔着陈旧年华却依然传承的记忆,是对岁月某一次回眸的无声祭奠,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坚守。”前段时间,一位在冰岛做茶的大哥让我帮忙写产品介绍,他想让我表达的侧重点不在山头,而在于他作为从小在冰岛长大的茶农,与茶的缘分,这么多年做茶的经历,冰岛五寨各自的口感,工艺侧重点等。

 他说他不喜欢夸大其词,只想表达的东西能够走心。我想,这位大哥是有芒福德说的生态思想并理解这句话里说的乡愁的。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