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露天电影

时间:2018/7/13 16:12:23|本文来源:双江自治县交通运输局 |作者:李廷珍|点击数:

 时光荏苒,漏沙难留。时间已点点消逝,蓦然回首,记忆中又有那么多往事浮现在眼前。斑斑驳驳的阳光,破碎的玻璃似的地散满在那棕褐色的木地板上,那么的耀眼而又那么的细碎。一直记得在小学校的球场上看露天电影的情形。

 那时候,农村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每次听说哪里有露天电影,村里的小伙伴们都会奔走相告,不论是寒风凛冽的冬天,还是酷暑难熬的夏天,只要听说那个村里要放露天电影了,得到消息后,就是晚饭赶不上吃,也非要将电影看上,倔强起来九牛也拉不回。每瞧着这样的情形,忙于家务的母亲只好拜托年龄比我大一点照顾我。

 每年公社的电影队都会到各个村子轮流放电影,轮到哪个村了,这个村就要派骡马队到邻村帮助驮运放电影的机器和发电机等。每一次都是二至三部片子,我们从附近的村子开始看,同一部片子,一直看到再也不能追的距离。

 记得有一次,我与几位小伙伴到对面的坝卡村看电影,独木桥被河水冲走了,远远地就能看见银幕竖着。心痒难耐的我们一不做,二不休,脱下衣裤,凫水过去......

 在望眼欲穿的等待中,终于等到了电影队到我们村的日子,早早地就跑去问赶马的舅舅要什么时候去帮电影队驮东西。

 到了那天下午两三点钟,电影队就在一群小孩子的簇拥下来到小学校的球场,一到,放映员便要开始辛勤忙碌,先是要挖上两上坑,竖起两根竹杆,拉起银幕和喇叭,然后在离银幕三、五十米的地方放上一张桌子,架起放映机。

 就是这么一阵折腾,也要忙上好几个小时。离电影放映还有两、三个小时,老早就有人出来占领“阵地”了,从家里带上一条长凳,选上一处合适的地方就放上。

 电影放映前,早已是人声鼎沸,谈论声、说笑声、吆喝声,此起彼伏,原本冷清的场面在此时显得相当的热闹和火爆;有的人来迟了,只能站在银幕的背面去看。草堆上下,大树枝丫间,站着的,坐着的,也会有不少人;年轻人,老人,都有。那时候,或是饥寒交迫,或是蚊虫叮咬,这样的情景,往往会被电影中那份精彩的场面冲淡。

 唯一感到有点遗憾的,就是看得较多的是战争素材的黑白电影,诸如《地道战》《地雷战》《上甘岭》《永不消逝的电波》《英雄儿女》,每次去看的人总有好几百人,有时候大家边看还边议论着,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我们已经跑去别村看过的人,就都洋洋得意地告诉那些没有看过的结局,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电影中的声音都不能完全听清楚。

 虽然这样,但看露天电影时的场面,仍是异常火爆。

 我的童年生活,就是在这样拼命地来回奔跑中度过的。那年月,一年下来,也只能看上十来次电影。而且反复看的,就是那几部。尽管如此,还是十分珍惜看电影的机会,每村一年也只能放上一次,条件好一点的村至多也只能放上两次。

 时间在前移,慢慢地,彩色电视机、影碟机、录像机、电视投影机走进了平常百姓家庭。最终,露天电影从室外移居到普通百姓的居室中。坐在家里看电影,少了干扰,那电影中的场面也更加震撼人心,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有时醍醐灌顶,有 时飘飘欲仙,有时......

 眼前,当过去那份生活记忆重现,我心里的激动情感是不言而喻的,心头甘之如饴。从露天电影,到“露天小电影”,再到家庭影院,记载着的不仅仅是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更是一种朴素的情怀......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