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山村炊烟

时间:2019/12/29 13:18:21|本文来源:沧源自治县人大农业农村与环境资源保护委员会 |作者:杨国祥|点击数:

 曾听有人说过,“滇西是山与河的海洋,云和雾的故乡。”这话说得非常切贴,一语道尽了滇西临沧的地形与气候特色。山村是我出生和长大的地方,也是我工作生活的地方。

 我爱家乡滇西的高山和峡谷,江河和小溪,村庄和云雾,还有山村农舍里飘出的那袅袅炊烟。

 滇西临沧是一片辽阔的山地,放眼望去郁郁葱葱,满目苍翠,鳞次栉比的青山高耸入云,纵横交错的深谷沟壑,天气晴朗的夜晚,天空像水洗过一样干净,棉絮般的游云点缀其间,星辰像流淌着的美丽图案灯河。

 高高的蓝天覆盖着大地,这里四季温暖如春,山花常年开放,鸟儿婉转的歌声伴着流水“叮咚”的旋律在山谷中回响,悦耳动听,这一片四季如春的土地。

 老家凤庆和沧源阿佤山相隔不远,都是临沧市所辖的属地,同在滇西的横断山脉上,差别只是行政地理区划上分属不同的县域管辖而已,一样的大山,一样的深谷,一样的山村,一样的炊烟......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或许命运的安排,我的一生都在大山与乡村之间转圈圈。

 出生在滇西北高原澜沧江边,长大后到了滇西边边陲的沧源阿佤山,一辈子也没有离开过脚下这片生机怏然的故土。

 回味近40年沧源佤山生活与工作点滴过往,每逢节假日我就像候鸟一样,在出生地和栖息地之间穿梭奔走,寻觅岁月留下的足印,无论故乡还是沧源阿佤山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山村的面貌日新月异,山还是那些熟悉的山,可新起了绿意;水还是那湾柔软的水,可多了些游鱼;人还是那些普通平凡的人,只是增添许多新辈;炊烟还是那缕人间烟火,却平添了一抹无尽的诗意。

 佤乡和故乡一样,山村不是在岗头、坡中,就是谷中。那茫茫森林覆盖之中,一座座小小的山峰,被金色朝阳或殷红夕阳勾勒出美丽温暖的颜色,云在天空飘飞,雾在山间盘旋,炊烟在农舍袅绕。不知哪里是云,哪里是雾,哪里是烟。这是我心目中,山村最美的风景。

 县乡干部工作是下乡,下乡就是工作,除了到县城开会学习,进村入户,走村串寨是工作的常态。记得有一次下乡恰遇雨过天晴,远远望去,整座山被笼罩在云雾中,那一团团云雾,沿着山坡时而向上攀爬,时而顺势向下。没过多久,云雾散去,便可望见炊烟。缕缕炊烟像一声声乡亲们的呼唤,指引我走向山村。

 下乡的路不是驱车从山顶盘旋而下,就是从谷底盘旋而上,好在经过脱贫攻坚大决战,所有自然村和行政村都通了硬板路。

 前几日,我和同事到一个名叫公曼山的行政村工作,抵达时正赶上晚饭,只见左邻右舍聚在一起,端着大瓷碗,斟上农家酿,把酒言欢。男人们个个喝得脸红,女人们在一旁忙着添菜。狗钻到桌子下等骨头,猫爬上石墩直盯着碗中的肥肉……夜幕降了下来,人们拧开自家的门灯,远远望去,一盏盏如同落在地上的繁星。

 村庄的夜晚,静谧空旷。偶尔路上细碎的脚步声和隐约的谈论,引得四邻的狗儿叫成一片。狗儿的叫声在山村的上空荡漾。月光下,山村人的睡眠,踏实而酣畅。月亮一会儿躲进云里,一会儿躲进水里,月色下山村里所有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模糊迷离的,

 东方破晓,天刚蒙蒙亮,村民们又开始忙着生火做饭,晨曦里再次升起纤柔的炊烟,不多时整个山村尽是五谷之香。吃过早饭,一天的劳作开始了。用手中的镰刀,收割美好的希望;用手里的锄头,掘开热切的向往。

 麦子在田野排着队,公鸡跳上枝头,狗伸了个懒腰走向菜园,山上的野樱花竞相开放,万绿丛中的片片绯红淹没在鲜红的朝霞中。

 我则独自陶醉于晨光炊烟所营造的甜蜜味道里不能自拔。啊!炊烟是那么温暖而富有魅力,让人安然,让人憧憬。

 故乡的山村和阿佤山的山村是那么的相像,一样的炊烟,一样的梦,难分伯仲,谁不食用人间烟火?那炊烟袅绕之处,便是山村人家。山村就是这样的宁静和包容,能让人安下身心,快乐地生活。

 炊烟就是那样温馨甜美,而富有神奇的力量,它烹熟了相思,绵延了牵挂;炊烟时期处是人们安身立命的地方,炊烟下燃烧着人类的生命和希望!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