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家的变迁

时间:2018/8/3 10:17:38|本文来源:双江自治县交通运输局 |作者:李廷珍|点击数:

 小时候总以为房子就是家的代名词,儿时对家的记忆像一首童谣,虚幻而又真切,温馨而又遥远。

 这些年来,世事变迁,今非昔比,对已过而立之年的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感受最深的可能要算是家居的变化了。

 孩提时,住的是农村人自己搭建的房子,墙是用土坯砌成,屋顶是用木板铺就的,地面是早已踩踏板实的土面,扫地起灰尘的时候常常洒上一些水,在家里喜欢光脚蹦来跳去,脚板心冰凉冰凉的,却也很舒服。厨房在正房的侧面,面积要小得多,一角砌一个灶台,另一角摆放一个碗柜,中间靠墙的一方摆放一张厚重的黑漆面黄漆脚的八仙桌,桌面上放着锅圈(一种用稻草编制的垫子,垫在煮饭锅的下面,以防把桌子弄黑了)桌子底下放着木头矮凳,吃饭的时候就把桌子摆到正中间。

 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学校分给了房子,和一个同事住在一起,厨房也是共用的,生活很不方便。这样过了差不多两年时间,学校房子有了空闲,我也终于拥有了一间二十平方米的小屋,中间用一块布隔开,里面一半当作卧室,外面一半当作厨房,整个屋子塞得满满的,幸好当时只一个人,就这么小的小屋,也还凑合着住吧。

 最让我痛苦难耐的是,房子是瓦顶,天花板是用胶合板做的,一到黄昏,老鼠就在天花板上跳起了健身舞,随着老鼠们的舞步,顶棚上时常会散落一些灰尘,把个小家弄得尘土飞扬。有时候,刚刚进入梦乡,老鼠那急促的舞步声又把你从梦里吵醒了过来。

 就在那间小屋里,在老鼠的陪伴中度过了三年。后来,结了婚,我调进了县城,搬到新的地方,所住的房子也只有五十多平方米,让我们尝尽了狭小、阴暗、潮湿之苦。因为房子窄小,来了客人的时候就拥挤得转不过身来;因为房子阴暗,白天也常常要开灯;因为房子潮湿,每到冬天衣服被褥就会发霉,而人不住两天整个房间总会弥漫一股浓浓的霉味。

 就在这间屋子里一住就是10年。

 后来,县城新建了小区,我们家也贷款买了一套房子,虽然也不是太宽敞,但装修高档了许多,功能齐全,家具几乎也都是新添置的,过去家里的东西就只留下自己那满书柜的书了。也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书房,虽然时不时被家人侵占,但总算有了自己可以任意摆放的小屋了,我在小屋里靠南的方向做了一个书柜,把那些陪我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的书都放了进去,它们也总算有了一个固定的空间了。房子就在城中心,距离孩子读书的学校不远,距离我们上班的地方也不远,离市场也很近,生活很方便,有了自己的房子,所有的日子都变得色彩缤纷,我的家也一天比一天好。

 虽然家给我的感受不同,但有一点却始终不变的,每当在外疲于奔波的时候,回到家里,总能让我得到舒适的休息,家使我感到很温馨。常说家是社会的细胞,也正是家居的变化,无不折射着社会的发展与时代的进步,而反过来看,每个家庭在经营家的温馨的同时,也在构建着社会的和谐与繁荣。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