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艺园地

一抹含羞的温柔

时间:2018/3/11 14:36:34|本文来源:双江自治县交通运输局 |作者:李廷珍|点击数:

 水仙,水中的仙子,一个很美丽的名字。传说古希腊的美少年那斯索斯,因为迷恋自己的容貌,拒绝了女神们的求爱。爱神阿佛洛狄为了惩罚他,让他对水中的倒影一见钟情。从此,这个骄傲的少年就留恋于水畔,因爱憔悴,最终投水而亡,使身躯灵魂和心中所爱一起化为美丽的水仙花。

 优美的故事一定是有现实的根据。遥想远古的水中仙子翩然起舞,水映粼波,那真是一幅令人陶醉的画卷。

 最初认识水仙花,是小时候在幼小的心灵里曾经镌刻了那个从录音机里唱出的关于一个叫水仙的女孩那悲惨的爱情故事。时至今日,我仍不知那个唱片的名字是不是叫做“水仙花”,但那句“水仙我爱你真心真意,我俩的爱情永远不分离”的歌词,却从那台老式录音机里传出,穿过时空一直回荡在我的心海。

 生命的历程中我曾从山村到小城跋涉的路上认识了玉兰、认识了百合、认识了其他许许多多的花草,但对于水仙花我却一直没有多少了解更没有认真看过它,因为那个悲惨故事的阴影使我一直受到忧伤的困扰,以至于不忍心去接近它更不忍心对它进行细细解读。

 时光沉淀了愈来愈多的情愫,人也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变得从容淡定。年末岁尾,小城街头总有不少卖水仙的,买回几棵,用一个白色的塑料花盆装满细碎的白石子,把那根须埋在细石中,露出半截干净白白的水仙头,每天只须保持它的水份,那一溜排开的绿叶便一天天往上窜。

 想着春节快到了,除了粘贴大红的福字,悬挂艳丽的中国结外,再摆放一盆娇艳欲滴的花卉,那欣欣向荣的气象和满屋的馥郁芬芳,必能给新的一年带来喜气和好兆头。

 于是,心中多了几分期盼和牵挂。每次下班回家,总是忍不住先去看看窗台上的水仙花。水仙是一种独立的植物,不需要主人过多的操心,一周记得换一次清水,既不要施肥,也不需要小心呵护。对于我这记性小忘性大的人来讲,真是太省心了。

 水仙很沉默,住进新家默默的生长着,没有什么突出的变化。儿子问我是不是买了一块大蒜回来养。显然他对水仙没有太多的期待。女大十八变,幼年的平淡无奇并不代表长大后的庸碌。也许这又是个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故事。有一天,我的水仙一定会长大,一定会变得很漂亮,变成骄傲的公主。

 水仙好像通晓我的心意,就这样一点点抽叶长根,一个月后,蒜头变成了青葱般的模样。我心里满是喜悦,因为离成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在阳光下仔细观察,那细如银丝的根,在水中旋绕,纤尘不染,柔嫩得象小孩子脸上的茸毛。那郁郁青青的叶子,挺拔修长,自然而流畅的叶脉,闪着青春的光芒。

 在网上查到水仙花有很多的别名。因为长得象蒜和葱,古人又称它为雅蒜,天葱。这一个雅字,到是把水仙婀娜多姿的神态,分析清晰了。还有凌波仙子、金银台、玉玲珑、姚女花、女史花等名称。

 时光飞逝,水仙不负我的一片心意,在凝碧的叶子间,长出了粗粗的花茎,茎的顶端也孕育着两三个米白色的花蕾。花期近了,仿佛我看到那高傲的金盏银花,含笑妩媚的摇曳在窗前。

 精心呵护了大约两个星期,水仙花竟开了。洁白的花瓣托着蛋黄色的花蕊,散发着一种清淡高雅的香气。我俯下身子轻轻一闻,那香气沁人心肺,真叫人超尘忘俗。

 我欣喜地把盛开的水仙不断地移动位置,先是放在卧室,然后移至客厅,儿子说太香了,不喜欢。最后移到书房,让幽幽的清香弥漫我的小屋,(那是一种不容丝毫杂念的清淡幽香,别具一格)流溢着温馨,真有一种“一盆玉蕊满堂春”的意境呢!

 我常常在这盆水仙花前驻足沉思。

 我敬畏它清贫淡泊的品质,一只瓷盆,一瓢清水,几枚石子,无需肥料,只需一点点阳光和温度,就能蓬蓬勃勃地生长。

 我敬畏它俏丽却不媚俗的品质。它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也没有玫瑰的娇艳多姿,“不与百花争艳、独领淡白幽香”,在百花凋零的时节,它选择了独自开放,当百花争春的时候,它却默默地隐去。

 我敬畏它顽强的生命力和坚韧的品质。当你欣赏到它卓约的风姿时,你只要细细地留意,它的鳞茎上还留着鲜明的刀痕,这些花,是从刀尖上开出的生命之花,它凭顽强的意志温暖了整个寒冬,也感动了每一个热爱生命的人。

 水仙静静地立于书桌上,翠袖绿裳,亭亭玉立,微低着的花事,藏着一抹含羞的温柔。水仙常被誉为仙子,因为它有着仙女般静雅与飘逸。沉沉羞涩的花事,在涨破那层薄如蝉翼的呵护,用生命在我的书桌上绽放出生命之美。

 灯下夜读,有时袭过一丝柔香。我一薰即醉,醉在这温馨的意境里。多么希望她能如此这般地一直陪伴着我啊,可我知道,当百花盛开的时候,它总是会悄悄隐去,但我始终相信,明年它还是会回来,继续绽放它那一抹含羞的温柔。

录入者:曹建文 责任编辑:曹建文